x

天有濃厚的煙霞,
我看不見自由的方向,
也找不著快樂的證據。

為了些甚麼要活得像死去的人一樣?
我逃不離傷感與抑鬱,
我無法成為一個樂觀的人。

我的眼淚我的心酸也就不由自主被氾濫。
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了,
然而事實我沒有。 
某種傷害一生都牽扯在心房,永遠都不能被沖刷掉。 

也許是我太錯誤,
盲目的以為明天一切都變好, 
這些是太過天真還是過份地投注信任?

19 November 2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