壞了的收音機

跟你吵架,很不好受。

一種鬱悶掛在喉嚨裡,吐不出,也吞不下。
我甚麼都做不到,整天也是呆呆的。
還要不斷被挑戰忍耐限度,完全漠視別人的感受,只感到折磨。

是我的肚子太小,還是委屈過多?
只知道再裝不下,肚子裡的委屈都滿瀉出來。
淚水不聽使喚的流出來,我又哭了。

今晚的我們,像壞了的收音機,
無論怎樣也調教不到適當的頻道,不能接收對方的訊息。
無力感與惘然把我壓得緊緊,我的喉嚨彷彿被用力的捏著,
透不過氣,呼吸要停頓了。

腦袋很混沌,甚麼也想不到,只聽到沉重的心跳聲。
不知從哪裡鑽出一個怪念頭來,我竟想一下子死掉就算了。

29~09~20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