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要自由我是不是就該放開雙手?
天還是蔚然苒苒,
可是我已經不知道下個明天,
我們是否能夠這樣走下去,迎著微雨或者涼風體驗成長。

我對自己太不誠實, 
我為甚麼從來都沒有承認我多愛您?
我不應該跟著您飛,
我應該抓緊您不讓您飛才對的。
然而我親眼看著您飛,飛高飛遠飛走了。
卻沒有驚覺我應該試著抓緊您,
沒有驚覺已經失去了您。

您飛走變成一縷白煙,
朦朧了視線的焦點。
我的夢碎。
您的影像都碎了。

18 November 2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