恨你? 恨自己

經過這些年依然揮之不去。
問題終究是解決不了,痛苦依然賴著不放。

失了信任還有意思嗎?

若愛的能力內包括著信任,殘骸堆中能挖出的,都早已壓得不成形。
我所能給的,也只剩下那些不成形。
我自己,也早不是完整的了。

路是自己選的。
我不能怪任何人,亦都不可以抱怨什麼。
恨的是自己。
當初的原諒,當初的寬容,得到了甚麼?
誰要體恤照顧你的感受?

11 March 2006